主页

14亿美元救火!天齐锂业子公司澳洲引战投 核心锂矿控制权还握手

  贷款中的18.84亿美元于2020年11月底到期,此后天齐锂业获得银团展期,但也仅截至2020年12月28日。

  此次增资扩股完成后,天齐锂业及全资子公司将以此用于偿还银团贷款本金不低于12亿美元;迫于债务压力形势,天齐锂业出让部分股权,但并未丧失对核心资产的掌控。受消息利好,12月9日,天齐锂业开盘不久一度涨停,截至收盘,报31.3元/股,涨幅为5.92%。

  按照天齐锂业公告,本次增资计划拟由IGO的全资子公司IGO Lithium Holdings Pty Ltd(下称“投资者”)以现金方式出资14亿美元认缴TLEA新增注册资本3.04亿美元,增资完成后公司持有TLEA注册资本的51%,投资者持有TLEA注册资本的49%,投资者出资金额超过TLEA注册资本对应金额的溢价部分10.96亿美元计入TLEA资本公积。

  天齐锂业方面表示,本次增资扩股所获资金在扣除交易费用、澳洲氢氧化锂工厂一期剩余资本性开支、必要的运营资金后偿还银团贷款本金不低于12亿美元;本次交易后天齐锂业合并净资产不变,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资产减少,而现金增加、少数股东权益增加,公司可使用交易对价偿还部分负债,将明显降低公司资产负债率,公司资本结构将趋于合理。

  天齐锂业2018年12月以40.66亿美元价格完成对SQM 23.77%股权的购买。为拿下SQM的股权,资金不足的天齐锂业向银团贷款。在40.66亿美元的购买资金中,其中银团贷款达35亿美元。

  此次收购后,天齐锂业的麻烦就接踵而至,首先是天齐锂业的资产负债率持续攀升,从2017年的40.39%猛增至2019年的80.88%。截至2019年底,负债合计高达376.87亿元。

  收购SQM后,天齐锂业遇到行业周期调整及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等不利因素,2019年锂精矿产品销售数量与锂化工产品销售价格较2018年度下降导致总体销售收入下降,2019年天齐锂业实现营收为48.41亿元,同比减少22.48%;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高达59.83亿元,同比减少371.96%。

  进入2020年2月后,受前述因素叠加和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冲击影响,天齐锂业流动性压力更是进一步加大。今年前三季度,天齐锂业净亏损11.03亿元,同比扩大890.95%。

  不过,鉴于本次交易完成后,部分并购贷款将继续存续,其对应的财务费用仍将对天齐锂业经营业绩持续产生不利影响。“公司将继续积极推进降低公司财务杠杆、优化公司的资产负债结构的相关股权融资工作,以期使公司资产负债率和财务杠杆回归至合理水平。”天齐锂业表示。

  “本次交易因全资子公司增资扩股引入少数股权将导致公司境外核心资产持股比例下降,其净利润中归属于上市公司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将因此下滑;同时,因本次交易对价将主要用于偿还大额负债,预计将降低公司财务费用,增加公司净利润。”天齐锂业进一步表示,综上,本次交易预计不会对公司2020年和2021年归属于上市公司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尽管无奈之下要出售部分股权,但天齐锂业对该核心资产的掌控力却未发生实质改变,天齐网正版首页这与此前市场传出的消息大不相同。

  在此次增资扩股引入战投前,有外媒报道,天齐锂业将出售优质海外优质矿产格林布什矿25%的股权。

  对此,12月9日,天齐锂业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不清楚外媒报道的情况。

  天齐锂业方面表示,“本次增资扩股完成后,公司对TLEA的持股比例下降为51%,TLEA仍为公司的控股子公司,同时通过TLEA继续持有文菲尔德51%的股权,文菲尔德仍为公司控制子公司,本次交易后不会导致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发生变化。”

  曾发展不温不火的天齐锂业凭借成功的资本运作并赶上新能源汽车产业强势爆发期。新能源汽车对动力电池的需求增长传导至对锂矿资源的需求,但事实是,中国的锂矿资源多依赖于进口。为了扭转“受制于人”的局面,天齐锂业于2014年5月,斥资50亿美元完成了对澳大利亚泰利森锂业公司母公司文菲尔德51%权益收购,间接控股泰利森锂业。

  根据天齐锂业官网介绍,天齐锂业控股的泰利森锂业拥有目前世界上正开采的储量丰富、品质优越的锂辉石矿-西澳大利亚格林布什锂辉石矿,已开采超过25年。格林布什锂辉石矿的总资源量折合碳酸锂当量878万吨;锂矿储量折合碳酸锂当量690万吨。随着第二座化学级锂精矿工厂的运营启动,格林布什的锂精矿总产量达每年134万吨,折合碳酸锂当量约18万吨。

  2015年,泰利森公司总经理佩特曾对媒体表示,“中国市场80%的锂精矿,都由泰利森供应。包括天齐锂业的锂辉石原料,也都由泰利森提供。”

  凭借此次收购,天齐锂业2014年净利润扭亏为盈,并于此后逐渐步入上升通道,2016年-2018年净利润接连上涨,更是借此站上巨头之位。

  此外,天齐锂业方面还表示,“本次增资扩股完成后,在锂精矿采购方面,TLEA承续了文菲尔德锂精矿承销权,在优先满足TLK(天齐锂业旗下公司Tianqi Lithium Kwinana Pty Ltd)需求,剩余量满足公司国内工厂和代加工需求,投资者不享有锂精矿优先购买权。在锂产品销售方面,公司继续保留锂产品在国内、国外市场统一销售权利。”

  “IGO是一家领先的采矿和勘探公司,拥有优质的西澳大利亚镍、铜和钴资产,天齐锂业作为锂产业的领导者,双方具有较强的互补性,通过合作能够形成锂、镍和钴等清洁能源金属资产组合,给客户尤其是电池客户更高更广泛的原料稳定性。”天齐锂业还表示。

  在债务问题压力得到释放的同时,市场行业也在有所好转。据记者了解,今年10月以来碳酸锂价格持续上涨,电池级碳酸锂价格已经最高到5万元。

  据生意社数据显示,12月9日起,河南中都化工有限公司碳酸锂价格呈现上调,工业级碳酸锂价格上调5000元/吨,目前该公司电池级碳酸锂暂时无货,最终出货价格以实际商谈为准。此外,青海中宏矿业、永州昊利新材料、江西泰品新能源等在内的多家公司均上调了碳酸锂价格。

  中信证券首席有色钢铁分析师李超表示,上周国内电池级碳酸锂价格收报4.50万元/吨,周内价格上涨0.10万元/吨,涨幅为2.3%;国内工业级碳酸锂价格收报4.10万元/吨,周内价格上涨0.20万元/吨,涨幅为5.1%。“碳酸锂行业供需矛盾不断强化,下游锁价备库意愿强烈,价格预计继续上行。”李超分析认为。

  对于碳酸锂价格上涨是否会增厚天齐锂业今年业绩,上述天齐锂业相关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近期国内电池级碳酸锂公开市场报价有小幅回升,但需要注意国内市场上公开观察到的锂盐价格的表现,大多由零单创造,与公司的实时销售情况不具直接联系。

  “目前,全球锂矿及锂盐厂家新增产能释放较预期放缓,锂化工产品价格低于部分提锂企业成本线,锂行业的供需关系正在逐步改善,可以预判行业投资热度正在逐渐回归正常。”上述天齐锂业相关人士进一步表示,随着下游动力电池厂商积极布局以及国际知名车企电动化规划的发布和推进,头部材料及电池厂商逐渐与高端新能源汽车制造企业深度绑定,可以预计未来对上游锂化合物的需求将长期向好,并有望未来对锂化合物的市场价格形成长期支撑。